你当前所在位置:首页>廉政广角 > 廉政广角

【每周一案】第40期:健身不健心的竞体科科长 ——柳州市体育局竞技体育科原科长、市业余体育学校原代理校长苏里违纪违法案例剖析

来源:柳州市纪委监委  |   发布日期:2020-06-08 11:20   

  身为市体育局竞技体育科(简称竞体科)科长,本应带头垂范,身心健康。但苏里阳光的外形下,却隐藏着一颗贪欲十足的心。 

  苏里,199310月参加工作,201012月至20122月任市体育局竞训科副科长;20122月开始任市体育局竞体科科长兼市业余体校代理校长。2017516日,市纪委调查组在查办市体育局系列问题时,发现苏里存在严重违反廉洁纪律的问题和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行为。2017527日,苏里因涉嫌贪污犯罪被依法逮捕。 

    

  恬不知耻,公然克扣奖金 

  2015年自治区第十三届运动会结束后,市体育局班子会议讨论决定,让苏里具体负责经办运动会奖金发放一事。肩负发放奖金任务的苏里明明知道市体育局的公务员不能领取奖金的规定,却认为自己在十三届区运会中也立下汗马功劳,对不能拿奖金心有不甘,于是向体育局原副局长梁文翔(并案处理)提议,不足额发放、克扣部分人员奖金,截留下来由他们二人使用。 

  征得梁文翔同意后,苏里就弄虚作假制作不足额发放、克扣、截留奖金的表格,在其中一张应该给11人,每人发放5000元的表中下黑手,将奖金额度从5000元降至1000元或500元,甚至还有2人一分钱不给,最终共截留4万多元,其中苏里从中拿走2万多元。 

  那些被克扣、截留奖金的人员,实际上没能足额领取奖金、甚至完全没有领取奖金,为什么还愿意在表格上签字?当时苏里大言不惭地去做这些人员的思想工作,以他们贡献不多为由,要求“他们得一部分奖金也就算了”,并且认为“自己和大家一样辛苦”,但作为体育局公务员不能获得运动会奖金,觉得很不公平,希望这部分人员少拿点奖金,腾出来发给体育局的人。在苏里“理所当然”的劝说下,这部分人员碍于苏里手中的职权,不敢不答应,加上相互间又熟悉,只好在未得到足额奖金或未得任何奖金的情况下配合签字。 

    

  利用职权,不断收受好处 

  苏里任市体育局副科长、科长期间,很多体育基建项目和赛事活动审批都先经过他这关,正是将手中的权力用到极致,他不断疯狂敛财。 

  苏里在20112012年期间,两次共收受了市某体育公司经理燕某赠送的好处费4万元,与燕某达成了长期“友好合作”的关系。一次是燕某的体育公司承办市体育广场健身器材安装项目,公司获得了一定的利润,为感谢苏里在当中的“帮助”,燕某在一次聚餐中送给苏里1万元现金感谢费。另一次是燕某的体育公司承接了市体育局举重馆造价50余万元的修建工程,修建场馆前,苏里将市体育局举重馆修建工程的消息透露给燕某,并指导燕某做设计方案参与投标,让燕某的公司顺利地承接了该工程。结果,苏里收受了燕某送的3万元现金好处费。 

  体育器材采购是赛事活动一项很重要的工作,也是很多体育公司想方设法争取的,苏里便成了他们围猎首选目标。2014年,在市第十三届运动会器材招标采购中,某公司中标了市体育局100多万元的器材采购项目,奖牌、奖杯的业务都不是该公司的经营范围,需要转包给别家公司来做。市体育局原办公室副主任、会计张丽(已另案处理)找到苏里,请苏里向该公司打招呼,把奖牌、奖杯的采购权转让给张丽的妹妹张某的公司来做。苏里促成此事后,收受了张某给的一笔约7000元的好处费。 

  同样是赛事器材采购,在2015年东盟武术节秩序册制作、奖牌等采购过程中,苏里收受某些供货商给予的回扣费2.3万元,并在竞体科内以补贴名义发放,苏里本人拿到2万元。 

    

  私分公款,对抗组织审查 

  苏里频频对区、市各级运动会赛事专项经费动歪念,想方设法以各种名义私分、侵吞公款。 

  在市第十三届运动会中,苏里向梁文翔提议并主张,用虚增市运会工作人员人数从而多发放补贴经费的方式来套取公款。在梁文翔同意后,苏里从中套取公款3万元与梁文翔、何贵文3人平分。 

  2015年我市举办的某篮球赛中,某俱乐部将一笔4万元的“赞助费”转入市体育局一名干部的个人账户。苏里知道后,请示何贵文同意,拟定分配方案,以经费补贴的名义在体育局领导班子和竞体科人员内部发放,其中自己和何贵文各分得1万元。 

  201610月,苏里还与梁文翔共同提议,经市体育局班子会议讨论决定,将自治区第十三届运动会专项经费结余款21.5万元以奖金名义在体育局小范围内进行私分。苏里负责造册并安排张丽照册分发。为掩盖事实,苏里故伎重施,要求市体育局二层机构干部职工配合在虚假的补助签领表上签字,张丽做假账平账。在这次私分公款中,苏里分得1.8万元并全部用于个人生活开支。 

  当市纪委调查组对何贵文进行调查审查时,苏里还与他人统一口径,订立攻守同盟,不承认参与套取私分21.5万元赛事经费余款等违纪事实,企图对抗组织审查,逃避法律制裁。 

    

  天网恢恢,虽疏而不漏之 

  经查,2012年以来,苏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竞技体育科具体经办的体育赛事管理经费中通过虚报冒领公款、虚增项目开支、克扣截留公款等手段,骗取或截留公款后非法占为己有,贪污涉案金额人民币12.7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11.59万元。 

  20171012日苏里被开除公职处分。20181228日,柳城县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苏里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判处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苏里身为国家公务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贪污、受贿,多次采取虚构补助发放的方式,套取体育赛事专项经费进行私分,最终触犯党纪国法,受到惩处,究其原因是其理想信念不坚定,心术不正,不能守住纪律红线、法律底线,在金钱面前迷失了自我。 

    



分享至:

建议读者在分辨率1024X768, IE7.0以上浏览 | 网站标识码:4502020003

版权所有:广西柳州城中区纪检监察委员会网站 | 网站信箱:czqgxj@126.com

桂公网安备:45020202000127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747 | 技术支持:盈和动力

扫一扫访问
柳州市城中区
纪检监察网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廉政广角 > 廉政广角

【每周一案】第40期:健身不健心的竞体科科长 ——柳州市体育局竞技体育科原科长、市业余体育学校原代理校长苏里违纪违法案例剖析

来源:柳州市纪委监委  |   发布日期:2020-06-08 11:20   

  身为市体育局竞技体育科(简称竞体科)科长,本应带头垂范,身心健康。但苏里阳光的外形下,却隐藏着一颗贪欲十足的心。 

  苏里,199310月参加工作,201012月至20122月任市体育局竞训科副科长;20122月开始任市体育局竞体科科长兼市业余体校代理校长。2017516日,市纪委调查组在查办市体育局系列问题时,发现苏里存在严重违反廉洁纪律的问题和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行为。2017527日,苏里因涉嫌贪污犯罪被依法逮捕。 

    

  恬不知耻,公然克扣奖金 

  2015年自治区第十三届运动会结束后,市体育局班子会议讨论决定,让苏里具体负责经办运动会奖金发放一事。肩负发放奖金任务的苏里明明知道市体育局的公务员不能领取奖金的规定,却认为自己在十三届区运会中也立下汗马功劳,对不能拿奖金心有不甘,于是向体育局原副局长梁文翔(并案处理)提议,不足额发放、克扣部分人员奖金,截留下来由他们二人使用。 

  征得梁文翔同意后,苏里就弄虚作假制作不足额发放、克扣、截留奖金的表格,在其中一张应该给11人,每人发放5000元的表中下黑手,将奖金额度从5000元降至1000元或500元,甚至还有2人一分钱不给,最终共截留4万多元,其中苏里从中拿走2万多元。 

  那些被克扣、截留奖金的人员,实际上没能足额领取奖金、甚至完全没有领取奖金,为什么还愿意在表格上签字?当时苏里大言不惭地去做这些人员的思想工作,以他们贡献不多为由,要求“他们得一部分奖金也就算了”,并且认为“自己和大家一样辛苦”,但作为体育局公务员不能获得运动会奖金,觉得很不公平,希望这部分人员少拿点奖金,腾出来发给体育局的人。在苏里“理所当然”的劝说下,这部分人员碍于苏里手中的职权,不敢不答应,加上相互间又熟悉,只好在未得到足额奖金或未得任何奖金的情况下配合签字。 

    

  利用职权,不断收受好处 

  苏里任市体育局副科长、科长期间,很多体育基建项目和赛事活动审批都先经过他这关,正是将手中的权力用到极致,他不断疯狂敛财。 

  苏里在20112012年期间,两次共收受了市某体育公司经理燕某赠送的好处费4万元,与燕某达成了长期“友好合作”的关系。一次是燕某的体育公司承办市体育广场健身器材安装项目,公司获得了一定的利润,为感谢苏里在当中的“帮助”,燕某在一次聚餐中送给苏里1万元现金感谢费。另一次是燕某的体育公司承接了市体育局举重馆造价50余万元的修建工程,修建场馆前,苏里将市体育局举重馆修建工程的消息透露给燕某,并指导燕某做设计方案参与投标,让燕某的公司顺利地承接了该工程。结果,苏里收受了燕某送的3万元现金好处费。 

  体育器材采购是赛事活动一项很重要的工作,也是很多体育公司想方设法争取的,苏里便成了他们围猎首选目标。2014年,在市第十三届运动会器材招标采购中,某公司中标了市体育局100多万元的器材采购项目,奖牌、奖杯的业务都不是该公司的经营范围,需要转包给别家公司来做。市体育局原办公室副主任、会计张丽(已另案处理)找到苏里,请苏里向该公司打招呼,把奖牌、奖杯的采购权转让给张丽的妹妹张某的公司来做。苏里促成此事后,收受了张某给的一笔约7000元的好处费。 

  同样是赛事器材采购,在2015年东盟武术节秩序册制作、奖牌等采购过程中,苏里收受某些供货商给予的回扣费2.3万元,并在竞体科内以补贴名义发放,苏里本人拿到2万元。 

    

  私分公款,对抗组织审查 

  苏里频频对区、市各级运动会赛事专项经费动歪念,想方设法以各种名义私分、侵吞公款。 

  在市第十三届运动会中,苏里向梁文翔提议并主张,用虚增市运会工作人员人数从而多发放补贴经费的方式来套取公款。在梁文翔同意后,苏里从中套取公款3万元与梁文翔、何贵文3人平分。 

  2015年我市举办的某篮球赛中,某俱乐部将一笔4万元的“赞助费”转入市体育局一名干部的个人账户。苏里知道后,请示何贵文同意,拟定分配方案,以经费补贴的名义在体育局领导班子和竞体科人员内部发放,其中自己和何贵文各分得1万元。 

  201610月,苏里还与梁文翔共同提议,经市体育局班子会议讨论决定,将自治区第十三届运动会专项经费结余款21.5万元以奖金名义在体育局小范围内进行私分。苏里负责造册并安排张丽照册分发。为掩盖事实,苏里故伎重施,要求市体育局二层机构干部职工配合在虚假的补助签领表上签字,张丽做假账平账。在这次私分公款中,苏里分得1.8万元并全部用于个人生活开支。 

  当市纪委调查组对何贵文进行调查审查时,苏里还与他人统一口径,订立攻守同盟,不承认参与套取私分21.5万元赛事经费余款等违纪事实,企图对抗组织审查,逃避法律制裁。 

    

  天网恢恢,虽疏而不漏之 

  经查,2012年以来,苏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竞技体育科具体经办的体育赛事管理经费中通过虚报冒领公款、虚增项目开支、克扣截留公款等手段,骗取或截留公款后非法占为己有,贪污涉案金额人民币12.7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11.59万元。 

  20171012日苏里被开除公职处分。20181228日,柳城县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苏里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判处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苏里身为国家公务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贪污、受贿,多次采取虚构补助发放的方式,套取体育赛事专项经费进行私分,最终触犯党纪国法,受到惩处,究其原因是其理想信念不坚定,心术不正,不能守住纪律红线、法律底线,在金钱面前迷失了自我。 

    



版权所有:广西柳州市城中区纪检监察委员会

网站信箱:czqgxj@126.com

桂公网安备:45020202000127号

备案号:桂ICP备:12003747

网站标识码:4502020003